登录 | 注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学术简讯
我要投稿
NAT COMMUN:多基因风险如何影响整个生命过程中患乳腺癌的概率?

 

在女性中,乳腺癌是最常见的诊断癌症,也是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据估计,大约5-10%的乳腺癌是由于乳腺癌易感基因中影响较大的种系突变而发展起来的,其中高达30%的乳腺癌易感基因是由于BRCA1和BRCA2的致病性突变引起的,还有一小部分乳腺癌是由于其他易感基因携带突变,如PTEN、TP53、CHEK2、PALB2和STK112。虽然BRCA1和BRCA2的致病突变在芬兰人中不太常见,但PALB2中的c.1592delT(rs180177102)和CHEK2中的c.1100delC(rs555607708)这两种框移突变在芬兰具有异常高的等位基因频率,这为探讨这些突变对人群的影响提供了独特的机会。

乳腺癌的多基因风险评分(PRS)具有改善风险预测的潜力,但至今为止,关于其在各种临床情况下的效用的信息有限。最近,研究人员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发文表明,在FinnGen研究中的122978名女性中的8401例乳腺癌病例中,PRS修改了两个高影响的移码风险变异的乳腺癌风险。

同样,研究人员表明,在乳腺癌诊断后,PRS升高的个体患对侧乳腺癌的风险升高,而且PRS可以大大改善其女性一级亲属的风险评估。

更详细地说,PALB2中c.1592delT变异的女性(在芬兰富集242倍,336个携带者)如果具有平均PRS(10-90th百分位数),一生患乳腺癌的风险为55%(95%CI 49-61%),但是,如果其PRS高(>90th百分位数),风险增加到84%(71-97%),如果PRS低(<10th百分位数),风险降低到49%(30-68%)。

同样,对于CHEK2中的c.1100delC(3.7倍富集;1648个携带者),各自的终身风险分别为29%(27-32%)、59%(52-66%)和9%(5-14%)。

PRS还完善了对一级亲属诊断为乳腺癌的女性的风险评估,特别是在早发乳腺癌阳性家族史的女性中。

因此,该研究展示了对普通人群、乳腺癌患者以及未受影响的家庭成员进行遗传风险综合评估的机会。

 

原始出处:

Nina Mars et al. The role of polygenic risk and susceptibility genes in breast cancer over the course of life.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打印文章】【添加收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