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平台新闻
裁判:球场上的“金标准”,病理:医学里的裁判
精彩不断,激战正酣。
 
世界杯足球赛四强比赛即将开始,大力神杯将会花落谁家?尽管你对你的预判很自信,但赌球这事儿还是请君三思~
 
除了没有中国队,除了输惨的球迷,除了牛的一批的中国赞助商,这届世界杯还有一个亮点,那就是满满的黑科技,尤其是VAR的介入,减少了裁判误判,“上帝之手”终于不会重演了。
 

但小编觉得,VAR的介入,更多的不是科技的胜利,而是制度的胜利,让足球比赛变的更加公正才是值得赞美的事情。
 
话说回来,VAR此次也只是有限制的介入到裁判的权限中去,毕竟一个专业的裁判,需要十几年的培养,在球场上的权利相当大了!
 
有多大呢?
裁判员根据与比赛相关的事实所作出的决定是最终的。
 
只有在足球比赛未重新开始前,裁判员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或助理裁判员的意见而改变确实不正确的决定。
 
换言之,在足球场上,裁判拥有至高无上的裁决权,所有球员包括场边的教练都要服从他的决定。

球场有裁判医学有病理

你有没有想到,在医学领域,也有那么一个角色,他发话了,就是金标准,医生都要听他的。
 
是谁?当然是病理医生。
 

医学界认为“最后的一句话是要由病理医生来说的”,病理诊断又称“最后诊断”。
 
他们的话,轻则能保住患者的某个器官或组织不被切除,重则可挽回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有人将他们唤做“生命的法官”。
 
可想而知,如果病理报告出现了误判,那影响程度远超一场球的输赢,一纸报告毁终生啊。
 
但病理医生和足球裁判一样,都是需要很多年的培养。众所周知,我国病理医生稀缺而病源量大,专家资源分布不平衡。而人才短缺只是病理困局的冰山一角,更让人担忧的是背后凸显出的我国病理学科发展整体萎缩的现实困境。
 
病理乃医学之本,病理之困实为医学之痛……
 
 
远程病理诊断别开蹊径
 
基于互联网等各项技术的成熟,远程诊断的出现有效解决了这一问题。
 
远程病理诊断于1973年应用于临床,从一艘停泊在巴西的轮船通过卫星远距离向华盛顿传送骨髓涂片的病理图像。
 
1987年,美国Rush医学院病理科Weinstein首次提出利用远程医学开展病理会诊。
 
1990年,第一个远程病理网络在挪威建成。
 
在中国,麦克奥迪医疗2010年首创“网络数字化病理诊断平台技术”,2013年建立了全球最大的远程数字病理诊断平台。
 

 
 
数字病理远程诊断平台的出现,为广大病理医生与患者,提供了便捷、省时、省力的专家咨询服务;为中国甚至全球病理医生,提供无时间与空间限制的数字切片交流机会。平台可进行诊断交流、疑难病例讨论、专家数字切片解读、病理远程教学。
 
现麦克奥迪数字远程诊断平台已成为国家卫健委数字病理远程诊断与质控平台,截至2017年,该平台覆盖全国1200家医院,集中了全国最具权威性的病理专家逾200位,每年为医院解决疑难病例会诊5万多例,为全国20万名患者提供了远程病理诊断服务。

 
 
不仅如此,该平台还开展了病理医师的继续教育、资质考核等服务,建立起全国统一标准的评价体系。
 
经过数年的积累,无论在肿瘤筛查方面,还是病理诊断资源方面,麦克奥迪医疗已经有了庞大的数据资料,在此基础上的软件应用研发及大数据应用已经成为迅速发展的新业务。
 
 
不能缺席的大数据时代
 
谁拥有更多数据,谁就拥有未来。
 
 
前段时间,瑞银集团发布报告称,通过10000次数据模拟验算, “算”出来了今年的世界杯冠军——卫冕冠军德国队。
 
2014年世界杯时,这家机构认为巴西能夺冠,但桑巴军团最终以1-7遭德国战车“血虐”,止步半决赛……
 
这简直是胡扯嘛!
 
大数据预测是什么?
 
它是有根据的预测,进一步说是基于海量的数据分析进行的“判断”。世界杯比赛未知因素过多,而且数据量远远称不上“大”,所以瑞银集团才会一而再的“失算”。
 
近年来,很多国家都在积极推进医疗信息化发展,这使得很多医疗机构在做大数据分析。
 
麦克奥迪医疗在远程平台上积累了数十万的病理切片,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数据积累。令人期待的是,麦克奥迪在未来的人工智能和精准医疗上将会有更多的贡献。
 
 

【打印文章】【添加收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