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学术简讯
我要投稿
JAMA Oncol:脑洞大开:CT扫描肌肉和脂肪可预测非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生存

肿瘤患者过瘦或肥胖均可能增加死亡风险,但却有一种特殊情况,即BMI正常,但却是个瘦胖子(脂肪过多)或是胖瘦子(肌肉过少)。《JAMA Oncology》2018年4月5日在线发表一项研究,通过CT检测身体成分肌肉和脂肪与非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生存的相关性。
 
背景
 
身材胖瘦对肿瘤预后具有重要临床意义,测量身体成分可以区分脂肪组织的分布以及肌肉的数量和质量,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身材胖瘦对癌症生存的影响。既往传统主要采用DEXA (双能量射线照相吸收法)扫描评估身体成分。近年来新研发出通过计算机断层摄影(CT)图像来评估身体成分的软件,这种软件研发成功使得在大规模人群中进行身体成分评估,并作为临床护理常规测量的一部分成为可能。
 
肥胖与乳腺癌生存率之间的关系已得到广泛研究,体重指数BMI是最常见的体重测量方法。来自临床试验、汇总分析和荟萃分析的数据一致表明,2级或3级肥胖( BMI>35 )与生存率较差相关,但研究表明超重或过瘦与预后存在混合关联。原因之一可能是BMI仅考虑到体重与身高,而不区分肌肉和脂肪组织,而不同身体成分与生存率存在不同关联。此外,低BMI可以掩盖过度肥胖,而高BMI可以掩盖低肌肉。
 
据我们所知,本项研究是第一次使用临床获得的CT扫描来研究非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身体成分测量的大规模调查。研究目标是研究身体成分测量与预后之间的关联,包括肌肉减少症,肥胖症,肌肉放射性密度和总死亡率。
 
方法
 
本项回顾性队列研究纳入2005年1月至2013年12月在Kaiser Permanente医疗集团(北加利福尼亚地区)以及哈佛大学Dana Farber癌症研究院(波士顿地区)于2000年1月至2012年12月诊断的18至80岁的所有女性患者,II期或III期浸润性乳腺癌患者,诊断时(n=3706)接受了腹部或盆腔CT扫描(包括正电子发射断层摄影-CT扫描)。由于CT扫描I期乳腺癌患者不是常规进行的,故本研究仅限于II期(n = 6724)和III期(n = 1768)乳腺癌患者,分别有29%和73%接受CT扫描。这项研究得到了KPNC和DFCI机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免除知情同意,因为患者信息来自于病历。
 
在诊断后6个月内和化疗或放疗前(中位数[范围],1.2 [-5.9至5.9]个月)从CT扫描测量肌肉面积、肌肉放射密度和脂肪。两名受过统一培训的研究人员使用SliceOmatic软件5.0版(TomoVision)对第三腰椎(L3)的肌肉和脂肪组织横截面面积进行量化,以厘米平方厘米为单位,通过组织特异性单元区域(HU)范围来区分组分。
 
随访时间从CT检查日期开始,一直持续到死亡或2016年7月31日(KPNC队列),或者2016年10月30日(DFCI队列)。采用Kaplan-Meier生存曲线和log-rank检验评估肌肉减少症(是/否),SMD(是/否)和TAT(三分位数)的时间。通过多因素比例风险回归模型,根据不同的社会人口统计学指标(诊断时年龄、种族)、肿瘤特征(分期、分级、雌激素受体、HER2)、治疗方案(手术、化疗)、体重指数以及其他人体组成指标等影响因素,对上述相关性进行校正。主要结局衡量指标为总生存时间和全因死亡率。
 
结果
 
中位随访时间为6.0年,3241例患者中有619例死亡。 在诊断原发性乳腺癌时,1086例患者(34%)出现肌肉减少症,1193例(37%)患有低肌肉放射性密度。伴有肌肉减少症和低SMD(即肌肉质量)的患者年龄更大(分别为57.0岁对52.7岁,60.6岁对50.3岁),并且不太愿意接受化疗。伴有肌肉减少症(n = 1086)与无肌肉减少症(n = 2155)的女性更常见于白人(74.4%比67.8%)和亚洲人(15.3%比11.2%),黑人(3.1%比9.3%)和西班牙裔5.3%vs 10.5%)。Kaplan-Meier曲线显示,与没有肌肉减少症的人相比,患有肌肉减少症的患者(log-rank P <0.001)、低SMD(log-rank P <0.001)、中等或高总肥胖患者(log-rank P <0.001)总体生存更差。
 
 

图 1 Kaplan-Meier生存曲线图(A图肌肉减少症;B图低肌肉放射密度;C图不同类型总脂肪量)
 
通过多因素比例风险回归模型,校正其他影响因素后,对于非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伴有肌肉体积减少与不伴肌肉体积减少的患者相比,总死亡风险增加41%(HR:1.41,95%CI:1.18~1.69);脂肪组织最高三分之一与最低三分之一的患者相比,总死亡风险增加35%(HR:1.35,95% CI:1.08~1.69);肌肉体积减少且总脂肪组织增加患者的死亡率最高,总死亡风险增加89%(HR:1.89,95% CI:1.30~2.73);肌肉密度、体重指数与总死亡率无统计学独立显著相关性。在年龄,BMI,癌症分期或ER状态定义亚组中肌肉减少症或低SMD与生存率的关联是类似的。
 
表 1 总脂肪量和肌肉减少症的多因素分析模型
 
 

 
 
结论与评论
 
超过三分之一的新诊断非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有肌肉减少症,但目前尚未受到足够重视。在非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通过CT扫描测量肌肉减少症和肥胖症,提供了优于传统BMI的重要预后信息,并且将有助于确定高危人群并指导干预措施优化生存结局。
 
肌肉减少症和肥胖症都是乳腺癌患者可改变的危险因素。除了减肥外,还应该考虑锻炼以改善肌肉质量,如抗阻训练或补充蛋白质。在精准医学时代,肌肉和肥胖的直接测量将有助于指导治疗计划和干预措施,以优化乳腺癌患者生存结果。
 
原始出处:Caan BJ, Cespedes Feliciano EM, Prado CM, et al. Association of Muscle and Adiposity Measured by Computed Tomography With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Non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JAMA Oncol. 2018 Apr 5. 
 

【打印文章】【添加收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