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学术简讯
我要投稿
Blood:调控骨髓增生性肿瘤过表达NFE2的两种新型表观遗传通路

 

中心点:
 
骨髓增生性肿瘤过表达NFE2与JAK2V617F介导的H3Y41磷酸化相关。
 
JMJD1C是NFE2的靶基因,通过正反馈环促进骨髓增生性肿瘤过表达NFE2。
 
摘要:
 
转录因子NFE2在大多数骨髓增生性肿瘤(MPN)患者中过度表达。在免疫模式动物中,NFE2水平升高可导致自发性白血病转化的MPN表型。但是,导致NFE2过表达的分子机制及其下游靶点尚未详细了解。近日,Blood上发表一篇相关文献。
 
研究人员发现组蛋白去甲基化酶JMJD1C是一种新发现的NFE2的靶基因。PV和PMF患者的JMJD1C水平显著升高;与此同时,整体的H3K9me1和H3K9me2水平明显降低。PV患者的JMJD1C与NFE2启动子结合增多,使H3K9me2水平和抑制性异染色质蛋白1α(HP1α)的结合均减少。因此,JMJD1C和NFE2参与了一种新型的自动调节回路。减少JMJD1C的表达可显着阻滞MPN细胞系的细胞因子非依赖性生长。
 
此外,NFE2还受通过H3Y41磷酸化的表观遗传JAK2信号通路的调节。该调节也会抑制HP1α结合。
 
用地西他滨治疗可降低HEL细胞的NFE2位点的H3Y41磷酸化,并增强H3K9me2水平,进而增加HP1α的结合,而HP1α结合可选择性的规范JAK2 V617F阳性细胞系的NFE2表达。
 
原始出处:
 
Jan C. Peeken,er al.Two novel epigenetic pathways regulate NFE2 overexpression in myeloproliferative neoplasms. Blood  2018  :blood-2017-10-810622;  doi: https://doi.org/10.1182/blood-2017-10-810622

【打印文章】【添加收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