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学术简讯
我要投稿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编译:山东省诸城市妇幼保健院病理科 王巍伟

关于卵巢非浸润性低级别浆液性肿瘤(非典型增生性浆液性肿瘤[APST]和交界性浆液性肿瘤[SBT])的专业名称和生物学行为一直存在争议,但是关于它们的起源问题很少有人关注。同样,输卵管增生性病变也未得到广泛研究。最近提出了卵巢高级别浆液性癌起源于输卵管上皮内癌,其引起了Robert J . Kurman等的研究兴趣,即输卵管在卵巢低级别浆液性肿瘤的发生发展过程中会起到什么作用?2011年,他们在《Am J Surg Pathol》发表文章“Papillary Tubal Hyperplasia. The Putative Precursor of Ovarian Atypical Proliferative (Borderline) Serous Tumors, Noninvasive Implants and Endosalpingiosis”,现将该文部分内容编译介绍如下:

该项研究中,他们发现一种病变并且将其命名为“输卵管乳头状增生(PTH)”,特征为位于输卵管管腔内小圆形输卵管上皮细胞簇及小乳头,伴或不伴相关性沙砾体,通常伴有APST。

该研究一部分所选取的22例患者来源于丹麦研究人员对近1000例卵巢低级别浆液性肿瘤伴输卵管种植患者进行的一项基础性研究。另外7例为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HH)病理科最近的会诊病例,这7例不伴卵巢肿瘤。丹麦研究的22例中,20例(91%)发现有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基于PTH与APST、种植之间的相关性以及与PTH形态学的高度相似性,他们推测卵巢原发性APST、非浸润性上皮种植以及输卵管内膜异位中的小乳头和细胞簇均来源于输卵管且种植于卵巢和腹膜表面进而形成的这些病变。JHH 7例PTH不伴卵巢肿瘤,支持PTH可能为前期病变这种观点。他们进而提出了所有累及卵巢和卵巢外其他部位的低级别浆液性肿瘤(APST、非浸润性上皮种植和输卵管内膜异位)的发生发展模型。这一过程起始于慢性炎症刺激所致的输卵管增生,如果其进展为PTH就会发生脱落并且种植于卵巢和腹膜表面,进而形成各种各样的低级别浆液性肿瘤。如果这一假说得以证实,那就表明所有卵巢浆液性肿瘤(低级别和高级别)均起源于输卵管上皮,而卵巢为继发性累及。

低倍镜示黏膜皱襞结构异常、复杂、“忙乱”(与正常输卵管结构相比)(图1)。

高倍镜示明显、游离细胞簇和小乳头漂浮于输卵管管腔内(图2-5)。

其由单层上皮细胞组成(含有纤毛细胞、分泌细胞及上皮内淋巴细胞),与正常输卵管黏膜细胞构成一样。上皮内淋巴细胞仅位于基底膜之上,且比纤毛细胞和分泌细胞小。它们具有较小、深染、圆形或旋绕的细胞核,周围为透明腔隙或空晕(图6、7)。

平坦上皮细胞簇罕见,一些含有空泡,与卵巢浆液性肿瘤中所见相似。其他细胞簇中细胞轻微增大,胞质呈嗜酸性,与子宫内膜中的嗜酸性化生细胞相似。核分裂象罕见。分泌细胞和纤毛细胞温和,与输卵管浆液性上皮内癌不同。沙砾体可以位于输卵管腔或被温和输卵管上皮细胞围绕(称之为“输卵管结石”)(图5、6)。

除了输卵管腔,沙砾体也可以位于输卵管上皮和黏膜固有层(图6)。

输卵管增生早期的特征为输卵管上皮中小的、隆起的上皮簇(图8)。

当增生使得上皮簇增大并且形成圆形细胞簇时,其与漂浮于输卵管腔内的细胞簇和乳头相似,但是它们仍然附着于输卵管黏膜。它们与上皮之间的连接非常纤细,仿佛要断裂的感觉(图7、9)。

一些病例中这些附着的小乳头轴心含有沙砾体,与那些漂浮于输卵管腔内的乳头相似。由于输卵管黏膜皱襞排列复杂(特别是年轻女性),所以经常很难确定一些没有沙砾体的乳头状细胞簇是输卵管结构切面的正常成分还是增生的早期形式。为了保守估计这些病变与APST之间的关系,我们仅纳入了每张切片至少含有3个细胞簇/乳头的病例。沙砾体的出现是将该病变归为PTH一个有用的特征,因为正常输卵管上皮不会出现沙砾体。PTH、APST以及非浸润性种植的形态学非常相似(图10)。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1 (A)输卵管乳头状增生,虽然整体来看输卵管黏膜皱襞结构变化轻微,但其轻微增厚且整体感觉“忙乱”;(B)正常输卵管。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2 输卵管乳头状增生,示管腔内大量的小乳头及沙砾体。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3 输卵管乳头状增生,示数量众多的小乳头漂浮于输卵管管腔。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4 输卵管乳头状增生,示输卵管腔内大量的小乳头。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5 输卵管乳头状增生,一个“裸露”的沙砾体位于输卵管上皮表面,另一个位于小乳头轴心,即所谓的“输卵管石”。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6 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乳头内(输卵管结石)、输卵管上皮表面(蓝色细箭头所示)以及黏膜固有层(蓝色粗箭头所示)中的沙砾体。大量上皮内淋巴细胞仅位于黏膜基底膜之上(黑色箭头所示)。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7 输卵管乳头状增生。被挤压断裂之前,乳头突起于黏膜表面。分泌细胞位于纤毛细胞之间。上皮内淋巴细胞仅位于基底膜之上(箭头所示)。细胞核周围可见典型空晕。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8 输卵管增生早期,小的隆起性上皮簇(箭头所示)提示为增生性改变的最早期。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9 输卵管增生早期,乳头状出芽附着于输卵管黏膜,为增生乳头断裂并且漂浮于输卵管腔的前期改变。

聚焦学术前沿 | 深度解读“输卵管乳头状增生”

图10 (A、B)输卵管乳头状增生;(C、D)非浸润性上皮种植;(E、F)非典型增生性(交界性)浆液性肿瘤(图片来自于不同病例)。


参考文献:

Kurman RJ , Junge J , et al. Papillary tubal hyperplasia: the putative precursor of ovarian atypical proliferative (borderline) serous tumors, noninvasive implants, and endosalpingiosis [J]. Am J Surg Pathol, 2011, 35(11):1605-1614.


【打印文章】【添加收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