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行业动态
我要投稿
《从病理中探寻疾病未知》——专访中国医师协会病理医师分会会长 顾江

 

顾 江 英国皇家医学研究生院病理学博士、美国NIH博士后,美国SCI病理学杂志主编。历任美国医学院教授、研究所所长;2003年回国,历任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院长、病理系主任、北京大学传染病中心主任;现为汕头大学副校长兼医学院院长。长期从事分子形态学和分子病理学领域研究,已在SCI杂志上发表160余篇学术论文。最近,顾江及其科研团队关于SARS和禽流感的研究成果获得了2011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该奖项是我国自然科学研究的最高荣誉,也是去年仅有的两个医学类获奖者之一。在SARS和禽流感暴发期间,顾江教授及其科研团队先后承担了危险艰巨的尸体解剖研究工作。他们建立了世界上最全面和丰富的人体组织标本库;发现了SARS 和禽流感病毒感染多种靶细胞的证据;证实了H5N1病毒可以由母亲传染给胎儿,从而提供了禽流感人传人的有力证据……

尸检揭开SARS神秘面纱

SARS暴发之初,国内外学术界对其缺乏深入系统的认识,在诊断和治疗上都存在着混乱,全面深入的尸体病理检查是了解问题的关键。——顾  江

谈起顾江教授回国后的科研工作,竟与2002年底暴发的SARS疫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刚到北京大学医学院工作的他便被委以重任——对SARS死亡者进行尸检,以期揭示这种新发传染病的本质,为临床诊治提供帮助。顾江领导的科研团队在新落成的P3实验室里,对着15例尸体开始了全新的研究。宫恩聪教授、谢志刚讲师一马当先,他们以SARS尸体解剖为研究基础,利用免疫组化、原位杂交等先进的技术方法,从病理学、病毒学、免疫学和分子生物学等角度展开了深入细致的研究。

SARS出现以来,多数学者的研究均集中在对肺脏的组织学、形态学和病理过程的描述上,很少有对其他器官系统的研究。顾江他们发现:这些病毒进入体内,首先感染呼吸系统,而后随着血液循环进入其他组织器官,病毒通过侵犯脾脏的免疫细胞、淋巴结和其他淋巴组织,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而肺部的感染和继发感染是由于免疫系统的损伤和功能紊乱才得以加重的。他们进一步发现,SARS是一个全身性感染,消化道、大脑等部位都发现有被病毒感染的细胞。

上述新发现合理地解释了SARS的许多临床症状。例如,SARS 病人精神和神经症状应与病毒直接侵犯中枢神经元有关。回想SARS期间一些患者以自杀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外人多揣测患者可能是因为巨大的精神压力,或担心连累家人所以才如此。但顾江通过科学研究认为,这应该与病毒侵犯神经系统导致患者精神失常有关。

基于对SARS的重新认识,顾江开始不断地与临床医生进行沟通,希望给予临床治疗更多的帮助。SARS流行期间,在一次国家紧急召开的研讨会上,临时安排了顾江的发言。而当他将一张张尸检的幻灯片展现在临床医生面前时,所有人都震惊了。顾江的病理研究让大家见识了更真实的SARS。

“禽流感人传人”并非谣言

对禽流感死亡病例进行尸体解剖,让我们首次证明禽流感H5N1病毒可以由母亲传染给胎儿,也为H5N1病毒可以人传人提供了有力证据。——顾  江

2005年,禽流感来了。人患禽流感是一种致死率极高的传染病,一旦暴发流行,有可能会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禽流感和SARS同属于一类传染病,全面深入的尸体病理检查依然是了解问题的关键。顾江及其团队再一次担起重任。高子芬教授、陆敏讲师操刀尸检。

至今全世界只进行了10例左右死于H5N1病毒感染的尸体解剖检查,且大部分都是局部解剖或针刺取材,一般只做了常规病理检查。顾江领导的团队做了3例全身尸解并进行了全面的分子病理学研究。在对禽流感的研究中,他们取得了多项独一无二的成果。

他们发现被禽流感病毒感染的细胞与受体表达的分布不同。这一惊人的发现提示,禽流感病毒感染靶细胞仍有不为人知的机制,同时也挑战了当前流行的有关禽流感病毒感染靶细胞的理论。

顾江领导的团队还做了世界上唯一一例孕妇尸体解剖。在对比研究了母亲和胎儿的组织后,他们发现H5N1病毒可以通过胎盘屏障感染胎儿,从而提供了第一个H5N1可以人传人的有力证据。同样经过尸体解剖,他们否定了此前的H5N1病毒不能感染气管的理论,该理论一直是人们认为禽流感不能在人间传播并造成大流行的依据。当他们将上述研究成果发表在《柳叶刀》杂志和《美国病理学杂志》上之后,很快引起了相关学术界的震动。此后几年的论文引用数据表明,顾江团队的发现得到了国际同行的广泛认可。

发病机制 一道待解难题

类似传染病还会不断出现,从发病机制入手对SARS和禽流感开展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是认识并最终战胜这种新发疾病的关键。——顾  江

无论是SARS还是禽流感,均是匆匆来又匆匆走,在人类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产生致命的威胁,当人们展开深入研究时,它又悄然不见。如此来去匆匆,留给人们更多的还是恐慌。因为谁也不知道在何时,又会有什么样的新发传染病来偷袭人类。也正因为此,包括顾江在内的很多研究人员都投身于新发传染病的发病机制研究,其目的无非是要弄清四个问题:什么样的病毒变异能够使其感染人体引发疾病?人类是如何感染的?病毒又是如何进入特定的人体细胞的?病毒进入人体后引起了什么样的机体反应?

经过一系列研究后,他们提出SARS发病机制新理论:SARS 病毒除了感染肺脏之外,还严重侵犯免疫系统,造成患者的免疫缺陷,与此同时,免疫细胞产生应激反应,造成免疫功能紊乱。免疫系统的破坏程度和修复能力是SARS 病理机制的关键。

在对禽流感死亡病例进行尸体解剖的研究中,顾江发现在中枢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和免疫系统中均有H5N1病毒感染,并首次证明禽流感和SARS一样都是全身性感染,而不仅是呼吸系统感染。他们进而提出了基于免疫系统反应过度和紊乱的人患禽流感的发病机制理论。

SARS与禽流感是两种疾病,但他们的共同点是病毒引起了患者免疫系统紊乱。同样基于此,顾江建议临床在应用激素时应综合考虑患者的自身免疫状况。在经过免疫检测后,如果证实免疫过度,则应该使用激素;而如果患者免疫处于抑制状态,则不必用激素。其理论与中医的扶正祛邪颇为相似。顾江认为,这一经验完全可以推广到更多的新发传染病的治疗中去。假设未来出现一种新的传染病,在人们还未认清其“真面目”时,对治疗时是否使用激素会有困惑。如果参照这一规律则不会再盲目。

“医生的医生”更应受重视

病理医生对于临床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小到手术台旁的快速病理报告,大到新发传染病的尸体解剖,直至癌症的诊断和医疗事故的鉴定都需要病理医生的介入。因此病理医生也被称为“医生的医生”。然而中国病理医生队伍的现状却令人担忧。——顾  江

顾江初任中国医师协会病理医师分会会长时想了解一下全国究竟有多少病理医生,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于是他组织了全国病理工作者情况调查。如今调查结果终于出来了,然而不足两万名的事实更令人担忧。

除了人员数量上的缺口,病理医师的质量也亟待提高。比如我国一般病理医生比发达国家少受五年的正规教育,而这五年正是住院医生培训阶段,是成为合格病理医生的最关键的五年。顾江认为,我国的病理医生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在国外,由病理医生分管整个临床化验室是很普遍的现象,同时每周还要固定参加临床科室的病例讨论,由此可以看出其受重视程度。但在国内,这几乎就是不存在的,一方面是因为病理科人员匮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自身能力所限。

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顾江认为这与我国医疗体制、医院的管理模式和病理医生的培养模式不无关系。由于缺少专科医生培训制度,病理医生要想成才则全靠自身的悟性和常年“摸爬滚打”师傅带徒弟。未来应该借鉴欧美的专科医师培养的成功模式,除了国家要加大投入以外,在课程设计、培养方式的选择上还需进一步仔细规划与研究。顾江认为,国家的行政机构在制定了法律法规之后,给医学行业协会充分的自主权,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让临床医生自治管理,应该是快速提升我国病理水平和医疗水平的关键改革措施。

纵观整个科研环境,顾江认为,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未来5~10年,中国的医学科研水平应该在许多领域可以与国外先进水平比肩。在如此良好的科研环境下,病理医生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加宽广。


【打印文章】【添加收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